StacyTaylor

爱破厂,爱拜仁。

猫耳FM生放,Blackship社长来袭!男友范社长 #福山润#

@一半春秋 随手艾特

Lilith_尽染:

【紧急出演!Blackship社长来袭!第二波——男友范社长 #福山润# 】
立花花的霓虹声放送直播余热未散,第二波紧接来袭啦!
8月3日 北京时间 19:00~ 20:00 福山润先生将在猫耳FM 进行“霓虹声放送”节目的直播。
直播间地址:http://t.cn/RdQWmgb
猫耳FM予告 :http://t.cn/RgEy85M


(或直接下载 猫耳FM APP,直播当日可点击直播入口~)


【转 发 抽 奖】圈一位你的好友并转 发,8月3日直播当日12:00抽出以下奖品——
一等奖1名 :福山润亲笔签名板~
二等奖3名:99元现金~~
三等奖5名:200猫耳FM钻石~


8月3日,锁定猫耳FM霓虹声放送,不要错过哦!#福山潤#  http://t.cn/RgRdMUk

一封公开信

第26号骑士:

昨晚到现在,博晴tag被人恶意刷tag。
刷tag人一开始使用文字。
在深更半夜被举报一波之后。
今天早上开始,大量盗用博天各种图片。
来刷博晴tag。
今天中午,她甚至开始盗用all晴的图片。
来刷无关的CP。
目前她大号被封,新小号@=v=又开始刷图,而且有将战火引向狗崽跟博天的倾向,请各位注意!
目前可知这家伙又换了个小号@= =,以毒唯的姿势攻击了几乎所有博雅相关tag。
从这些行为,可以明显看出。
这个人的目的就是挑掐。
她渴望看到两对本来就有冲突的CP掐起来。
掐的气焰越盛,波及越大。
她越高兴。
这对她来说,意味着她把我们所有人玩弄于她的股掌之间。
用于证明我们吃的CP,比不上她所吃的CP“高贵”。
所以在此,我呼吁所有受到这波刷屏影响的CP粉们,请保持冷静克制。
请不要掐起来。
掐起来只会弄得两败俱伤,遂了搞事者的意。
请各位保持冷静,克制!
唯有产粮。
团结起来。
以粮量碾压恶意刷tag。
才是对我们所支持。
所喜爱的CP。
最好的捍卫!


另外 @LOFTER小秘书 用户 @深海少女绮想曲 疯狂盗图刷博晴、晴博、狗博tag,请务必处理。


(这里面的很多tag,是我第一次用,我也希望是我唯一一次用)

马克一下,这个和fast forward两个滑头鬼的曲子都适合用来剪一个你堆集锦,fast forward大概是堆生经历啥的。sunshine剪续约啥的,毕竟你堆踢球看起来就像阳光一样苏胡【快醒醒你个花痴】

滑头鬼之堆23333
有愿意提供技术支持及开发脑洞的请私信我√

马克一下
毕业以后想用这个剪一个你厂群像,离开的人们...之类的。

啊如果有谁愿意开发这个脑洞并提供技术支持请私信我√

一只成功错过七夕活动的晴未_(:з)∠)_
高三狗啊_(:з)∠)_
希望你们喜欢_(:з)∠)_
ooc预警_(:з)∠)_
原著向_(:з)∠)_
敏感词搞得我心好累_(:з)∠)_

[占tag致歉]关于tag下数学题姑娘盗文改文一事

千叶长生2.0:

前几天博晴tag下出现了一位名叫数学题的姑娘想必大家很多人都看到了。


然而这位姑娘的同人文经证实全部都是盗文改文,盗的是楚路圈的水函的太太的楚路同人,讲主角名字替换成了博雅晴明后以博晴同人的名义发出。


事发后数学题姑娘没有给水函太太道歉且拒绝承认自己盗文,事发经过大家可以看图,具体的证据可以移步微博。




挂人微博地址:https://m.weibo.cn/status/4141164313432010


顺便 @水函 

【博晴】八重樱[上]

一篇构思了很久的虐文,脑洞来自于我某天睡午觉时所做的梦,算是原著电影向同人因为我梦里都是斋叔和小明啦√四十米长妖刀姬预警,角色结婚生子死亡预警。ooc是做梦的x请慎点x

         八重樱盛放的时节,土御门小路的安倍晴明宅邸早已荒芜。贺茂保宪如约而来,算是祭奠,他忍不住去想,若是晴明还在,是否仍像只狐狸一样眉目狡黠,这岁月的风霜,又会在他脸上刻上什么样的印记呢?
        彼时安倍晴明眉目如画,风雅秀丽在平安京中是闻名遐迩的,他在阴阳术方面的造诣和“白狐之子”的名声也叫大多数人敬而远之。唯有一人却天天往土御门跑,手中不是新鲜肥美的香鱼便是上等的美酒,三位之身,却不带任何仆从。
         然而就如同盛放的八重樱终究会衰败一样,安倍晴明遭人陷害的事情,总有那么几分注定的味道。那位从播磨国还是什么地方远道而来的阴阳师,甫一进宫边将对于安倍晴明的厌恶之情明明白白写在脸上,不同于芦屋道满,这位大人从一开始便是要置安倍晴明于死地的。安倍晴明素来淡泊名利,只当他是为了名利一类的,也不甚在意。直至有一日,这位阴阳师用他的幻术证明了当年敦平亲王之事不过是安倍晴明刻意为之,如此,安倍晴明利用皇子争名夺利这一罪便是定下了。所谓锒铛入狱,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平日里那些看安倍晴明不顺眼的王公大臣们这会子更是纷纷落井下石,纵然源博雅和其他受过晴明帮助的大人百般疏通,千般地讨好陛下,却也是抱薪救火罢了。
        原以为安倍晴明阴阳术在身,若要锁得住他是一件极难的事,可这大阴阳师,入狱便失常了。在源博雅的努力下,晴明的囚室相当舒适,他也免受枷刑之苦。这失常了的阴阳师,每日便只是起舞,些微的阳光顺着囚室的小窗蜿蜒而下,阴阳师白净的面庞上仍似往常一样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口中默念着什么——也许是他从前与源博雅时常谈论的咒,没有人说得清。来探望他的人也只有两位,贺茂保宪隔几日带了式神来,替他换换衣服,擦洗身体一类的,安倍晴明只是由式神动作着,不言不语。他似乎不认识任何人了,包括另一位日日来看望他的源三位。源博雅日日带了饭菜来探望安倍晴明,可他却只是一味地起舞弄清影,偶尔也会坐下来与他相对而视,或是那样笑意吟吟地吃着源博雅带来的东西。源博雅说,晴明,晴明你看看我,我是博雅啊!可他得到的总是置若罔闻,极少是那双狐狸似的双目微微眯起,疑惑地重复:“博雅?”
         后来,源博雅也放弃了这无谓的呼唤,只是静静看着晴明起舞,抑或是吹奏叶二。那样悲悲戚戚的笛声,只怕鬼神都要为之动容,可是却唤不回安倍晴明那丢失的记忆与旧时的模样。晴明起舞的样子与他当年在天岩户所见并无不同,仍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白狐之子,可那人,再不是那笑着说“博雅,可真是个好汉子”的安倍晴明了。
        零落尘泥碾作土,只有香如故。

tbc

【厂拟】Gonna

算是你厂夺冠以后瞎那啥写的,私设如山,ooc什么的肯定有,堆厂cp出没注意x
怂到不敢打tagx
ps.诺林根裙是那种大的礼服裙摆下面的裙撑,我记得是_(:з)∠)_

    尽管在开场不久就取得了进球,但是Arsenal和温格却都知道切尔西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颁奖礼历来是各位球队们的重要场合,英超的规矩是要着维多利亚时期的礼服,为数不多的几位女性自然是穿上诺林根裙,像个公主——Arsenal可不喜欢这种说法,比起公主,Arsenal表示我是北伦敦的女王。毕竟北伦敦的另一位女性,热刺女士,可是好多年都没有穿诺林根裙的机会了。
    即使是少一人,蓝军仍是显得不卑不亢,斯坦福桥想要一个双冠王给特里送行,枪手想要一个奖杯给这个不那么顺利的赛季做结尾。
    科斯塔扳平的时候,Arsenal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然后是Olivier被换上,高大的法国男人走过她身边的时候给了她一个wink,“现在就下去换衣服吧,别担心。”
     虽然Arsenal觉得她那套看比赛时候的正装都要湿透了,然而她看了看对面穿着全套西装的Chelsea和孔蒂,觉得他们要么是对比赛太胸有成竹,要么就是他们真的不怕热。
    Oliver绝妙的触球,Aaron将皮球送入球网内的时候Arsenal控制不住的尖叫了起来,她和温格抱在了一起,温格甚至还抱着她转了几个圈,直到他们意识到摄像机正对着他们。
    “你又沉了啊,Arsenal。”温格笑的一脸狡黠。
    “那放我下去。”Arsenal笑的比他还狡黠。
    “哦对,你男朋友还在场上呢。”
       “安妮也在看台上。”
    接下来短暂的几分钟,却漫长的像是几年。他们一度有扩大比分的优势,却也有一度再打个加时赛的可能。
    “下去换上礼服吧。”温格看着Arsenal,十几年光阴荏苒,北伦敦裙裾飞扬的少女终于成了如今这般模样,谈不上成功或是失败。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俩成了这个球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无论多少球员来来去去,白发的老人和金发的女人,始终伫立于场边,十年如一日,不曾改变。
    “眼线这里,再补一下。”“那支纪梵希的口红呢?”“束胸再紧一点。”Arsenal和帮忙穿礼服的工作人员都有些紧张,这一切,感觉是那么梦幻,却又无与伦比的真实。今年的礼服并未十分华丽,红色和白色的绸缎交织在一起,却也十分好看,与之搭配的也仅仅是将头发简单的束起。诺林根裙撑起了她的骄傲,Arsenal高高地仰着头,踏上草皮,等待着他们将奖杯交给他们,等待着他们将冠冕带在她头上。
    亚军的仪式过的很快,Chelsea没能换上他的礼服,约翰特里脸上带着一丝不甘。然而现实残酷,有人笑靥如花,就得有人独自饮泣。
    Mesut站在Arsenal旁边,两人相顾无言,却彼此心意相通。她知道他为了她此时此刻的风光拼尽全力,他知道她的野心——她想要赢得更多的冠军,英超,欧联,甚至是欧冠。他,还有球队的每一个人也都希望看着这个女人穿上更为华丽的礼服,戴上象征着更高荣誉的冠冕。
    上领奖台的时候Arsenal站在队伍中间,裙摆太大,她不能像科斯切尔尼默特萨克那样从别人后面绕过去。贝莱林绅士地为她提着裙摆,但是这样的礼服在狭窄的楼梯上确实显得有些狼狈。
    Arsenal微微低着头,听着广播里宣布着足总杯冠军的归属,头上略略一沉,她知道,那是属于足总杯冠军的王冠。
    她看着默特萨克和科斯切尔尼举杯,看着他们每一个人举杯,所有人都在笑。欢呼声和香槟充溢了空气,他们赢了,阿森纳的所有人,他们赢得了足总杯的冠军。
    狂欢是不需要理智的,Arsenal带着王冠提着裙摆和他们一起开香槟,举着杯子摆出各种姿势,此时此刻,这里是他们的。
    这远远不是结束,这是另一段开始。

梦枕貘《阴阳师》——摘取描写晴明美貌的句段

蓮花球:

       
       说个奇妙男子的故事。


  若要打比方,故事中的男子,就像朵随风飘荡,悬浮在夜阑虚空的云。


  我们看不出飘浮在黑暗中的云朵,瞬息间形状会有什么变化,但持续注视,却会发现云朵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形。明明是同一朵云,形状却无法分辨。


  这正是那样一个男子的故事。男子名为安倍晴明,是阴阳师。




        其它随从可能身着整洁体面的布服,而晴明身上大概是略微陈旧的窄袖裤裙便服,还打赤脚。晴明所穿的,应是他人的旧衣。


  虽然身上穿的是旧衣,不过,若是他那眉清目秀的五官,凛然鲜明地焕发与生俱来的才气,的确是煞有介事,架势十足。然而,事实上应该不是如此。晴明的容貌显然很端正,但外观必定跟一般同龄孩童无异,乍看之下,只是个随处可见的凡童。




      这两人年龄相仿,但晴明看起来比较年轻。


     不仅年轻,五官也很端正。鼻梁高挺,嘴唇红的犹如浅浅含着胭脂。




     博雅看着晴明。晴明鲜红的嘴唇含着微笑,抬头仰望着乌黑城楼。




     鸦雀无声的暗夜中,只有丝绸般的雾气缓步细摇。


  晴明举起夹在白皙右手指中的紫藤花,贴在丹唇上。


  唇边挂着安宁微笑。


——《有鬼盗走琵琶玄象》




      晴明皮肤白皙,身材高挑,眉清目秀,五官俊美。


   双唇仿佛微微抹上一层胭脂,含着微笑。


——《栀子花之女》




      名为安倍晴明,是位阴阳师。


      肤色白皙,鼻梁挺直。黑色眼睛带点茶褐色。


   身上随意披件白色狩衣,背倚着走廊柱子。右手握着刚刚喝光的空酒杯,臂肘搁在支起的右膝上。




      晴明收回仰望天空的视线,首次正视博雅。嘴角含着微笑。双唇红得宛如微微涂上一层唇膏。


——《黑川主》




      晴明是眉清目秀的男子,双唇似轻轻点上胭脂,嘴角不时挂着如含着甘甜花蜜的微笑,肤色白皙。


      身穿白色狩衣的晴明站在后方,宛如女人的红唇上浮着笑容。     


——《蟾蜍》




        他有着一对略带青色的茶褐色眸子,头发乌黑、皮肤白皙。


  唇色红得令人误以为看见的是流动在唇里的血液,挺直的鼻梁给人一种异国人的印象。


  他是阴阳师,名为安倍晴明。


  明明是在冬天,晴明却跟夏天一样,只随意穿着一件白色狩衣。


——《白比丘尼》




       晴明嘴唇含着红山茶花瓣似的微笑,听着博雅说话。


——《桃园木柱节孔婴儿手招人》




      按着额头的同时,又在博雅右耳根小声念唱着。


   念唱完毕,晴明嘟起红唇,“噗”地往博雅的耳孔轻轻吹气。


——《吸血女侍》




       晴明用他白皙、纤细的右手手指拿起酒杯,端到唇边.轻嘘一口气。


  晴明呷一口酒,仿佛用唇吸入吹过清酒表面的轻风。


——《瓜仙》




       清劲的凉风吹过外廊。源博雅坐在外廊内喝酒。


    对面坐着穿白色狩衣的安倍晴明,他和博雅一样,也不时把酒杯端到唇边。


    晴明微红的双唇,总是给人带笑的印象。或许他的舌尖总含着甘甜的蜜,所以总是浮现这样的笑容。




       晴明微微一笑,说道:“好吧,博雅,你听着……”


    他又把酒杯端到红红的唇边。


——《缠鬼》




       “久违了,道满大人……”


    晴明说道,红唇上略带一丝笑意。


——《迷神》




     “什么事? ”


  晴明应道,他的红唇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不思量》




        晴明边将瓜皮放在盘子里边说。


  他濡湿的红唇晶亮晶亮的。


 


       “果然不出所料。”


  晴明的红唇浮现浅浅的笑意。


——《扑地巫女》




       安倍晴明坐在外廊内,背靠着廊柱子。


       他随意地曲起左膝横在地板上,竖起右膝,右肘支在右膝上,右手托着右颊。


       晴明微倾着头。颈部与头部勾勒出的曲线,似乎飘溢着一种妙不可言的风情。


       他左手的纤细的手指擎着玉杯。不时呷一口盛在杯中的酒。


       无论饮酒与否,晴明朱红的嘴唇始终浮现着微微的笑意。


——《泰山府君祭》




       晴明身着宽松的白色狩衣。他竖起单膝,后背靠在廊柱子上。


       他左手擎着酒杯,不时将杯子递到红润的唇边。


——《月见草》




       “博雅,世上没有永不凋谢的花。”


       晴明把酒杯送到红红的唇边,静静地呷了一口。




       确实如同博雅所说,晴明的唇边看上去挂着若有若无的浅浅笑意。


——《汉神道士》




       晴明随意地套着件白色狩衣。


       背靠廊柱,竖起右膝,拿着酒杯的右肘支在右膝上。


       额头上也罢,颈脖上也罢,都不见一滴汗水。


       晴明纤细的手指拿着琉璃杯,那透明的绿色充满凉意。


       晴明将杯子从红润的唇边挪开,说道:“这还用得着问吗? ”


 ——《牵手的人》




       晴明的红唇上浮出一丝冷静的微笑。




       晴明不回答,只有一缕若有若无微笑浮现在红唇边。 


——《骷髅谈》




       而晴明红色的嘴唇上浮现出若有若无的微笑,闭目而坐,宛似睡着一般。


——《晴明道满大斗法》




       紧闭红唇、视线投向帘外的黑夜的晴明,说话时也没有回过头来:“因为有一位大人在那里。”




       晴明轻启红唇,悄念起咒语来。


——《怪蛇》




        晴明说着,他那点过胭红似的唇上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晴明答道,丹唇含笑。


——《首冢》




         穿白色狩衣的晴明倚着一条廊柱子,秀气的手拿起酒杯,悠悠地端到了红唇前。


       呷酒的双唇总是浮现一丝笑意。是那种若有若无的笑——仿佛菩萨像呈现的那种。


       仿佛樱花瓣那种隐隐约约的淡红色——是那种轻微的笑。


——《呼唤声》




         晴明一身凉爽的白色狩衣宽松地包裹着身体。


         他额上没有一丝汗水,仿佛对炎热浑然不觉。


         他的红唇不时触碰右手端来的素白陶杯。沾酒的唇边。总像带着一丝微笑。




         即便在这种时刻,晴明紧闭的双唇依然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淡静的笑容。


——《飞仙》




         晴明薄薄的朱唇边浮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他身上裹着宽松的白色狩衣,并没有追逐宽朝僧正的视线,仍在放眼庭院。




         晴明如女子般鲜红的唇边,浮现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在晴明鲜红的唇边,浮现出一丝微笑。




         晴明鲜红的唇边,依然留着些微的笑意。


 ——《生成姬》




        晴明身著的白色狩衣,背倚柱子,支起单膝,随意将手肘搁在支起的单膝上。


  肌肤白皙得将近透明。


  丹凤眼。


  女子般的红唇。


  嘴角经常浮出宛如含著甘甜蜜汁的微笑。


——《晴明取瘤》




        晴明只是平静地点点头,红唇含了一口酒。 




       “我就是欣赏你这种地方。”晴明红唇泛出微笑。 


——《鬼小槌》




        晴明未置可否,亦非听而不闻,红唇隐含微笑,静静喝酒。


——《觉》




         余下一人是位肤色白皙、相貌如女子的童子。


         童子赤足。


         穿着白色窄袖服,长发束在脑后,垂在背上。


         面无表情。


         即使看他的眼眸,也无法得知他到底在想什么。童子以那双眼眸望着前方前行。


         若要找他脸上有表情的部位,是那透明得犹如可见鲜血的红唇。


         唇角两端看似微微往上翘。


         那也可说是笑容。


         即便是笑容,也是似有若无的微笑。


        走在前方的男人手中举的火把,火焰映在童子脸上。


        火焰鲜明映在白皙肌肤,看似红色火焰在童子双颊摇曳。




        晴明和博雅坐在窄廊上饮酒。


        晴明宽松裹着白色狩衣,背倚柱子,坐在可以望见右边院子之处。


        支起右膝,右膝上搁着握着酒杯的右手手肘。


        晴明肤色白皙得像个女人。


        嘴唇红得如涂上胭脂。


        唇角浮出微笑。


        是似有若无的笑容。晴明唇角,经常挂着那笑容。


        像是唇角含着花香的笑容。


        偶尔将酒杯送至唇边,但晴明几乎默不作声。


        只是闲情逸致地喝酒。




        晴明的凤眼,眯得比平常更细,与博雅一样望着夜樱。




        晴明红唇浮出柔软笑容,用右手捏住停在道满食指上的蝴蝶,纳入怀中。




        晴明红唇,添上一抹微笑。


——《泷夜叉姬》




         晴明描述了传遍宫中的风声后,再道:


  「可是,昨晚的笛声,博雅啊,原来竟是你吹的……」


   红唇微微浮出笑容。




        两人低声交谈时,晴明突然「嘘」一声,伸出细长白皙的手指贴在博雅唇上。


——《吹笛童子》




        晴明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端起酒杯送至泛起浅笑的红唇边。


  ——《蜈蚣小子》




        晴明只不过微微翘起唇角,就令人觉得仿佛沉入那道笑容中。


  ——《治痛和尚》




        晴明的红唇微微含着酒味和笑容,望着博雅。


  ——《白蛇传》




        跟往常一样,晴明轻松地背倚柱子,支起单膝喝着酒。 


        晴明的红唇也如常泛起一丝微笑,仿佛酒中另外含有甘蜜。 


——《花占女仆》




        晴明有时会伸出细长指尖举起酒杯送到唇边,博雅却任酒杯搁着,喝得不多。 


——《龙神祭》




        晴明将杯子徐徐送至唇边,视线依旧望着庭院,一口喝光杯内的酒。 


        口中含酒的唇角点着若隐若现,犹如一星火光的微笑。


——《食客下人》




        晴明白皙细长的手指本来握着酒杯打算送至唇边,却在中途停止动作。


——《无咒》




        博雅想起,晴明的红唇看上去总是隐约含着甜酒般的微笑。 


——《月琴姬》




        晴明将白皙手指握着的酒杯停顿在唇边。 


        他以明亮清澈的凤眼望着博雅。 


        “你说在说樱花吧?” 


        晴明说毕,红唇浮出若有若无的微笑。 


——《月突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