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cyTaylor

爱破厂,爱拜仁。

万圣节?情人节?(脸鱼AU)

好萌的

喵星人米洛洛:

 来更了嘤嘤嘤~真没想到这破文还有人看QAQ感谢各位GN,shirley给大家脆了。把之前的修改了一下也一并搬到这边了。私心地让某褶客串了一下><这次放送一下小厄煮的皂片


厄煮的照片真心就是认起来毫无压力了XDDDDD


——————————————————————————————————————


   ”This is Halloween, this is Halloween


  Halloween! Halloween! Halloween! Halloween!


Halloween! Halloween!~“


     万圣节欢快的音乐从纽茵街的一所房子里传出,屋内装饰着大大小小的南瓜灯,厨房里飘出南瓜馅饼香甜的味道。一个穿着灰色高领毛衣、眼睛大大的男孩寄着围裙站在烤箱前,弯腰盯着烤箱里的馅儿饼,似乎生怕烤过头。


突然,他腰间环上了一对手臂,身体瞬间被风衣所携带的冷空气包围,


    “Trick or treat?”身后的人用鼻尖摩挲着他的脖颈,温柔又宠溺地问道。


     男孩扭脸吻上男人的唇, 


     “怎么才回来?快把外衣脱掉,暖和暖和。”


六岁,七岁


      纽茵街上的南瓜灯刚一亮起来,一群装扮各异的小孩就开始挨家挨户的敲门要糖果了。一路走来,孩子们的收获颇丰,篮子里已经装了一半的糖果。纽茵街11号刚搬来一户人,孩子们犹豫着要不要去敲门,听说这家的男主人很凶。领头的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拍了拍胸口,说:“有什么可怕的,我来敲!”


      “咚咚咚~”


       门开后,一个眼睛向外鼓着,满脸怒气地男人站在了孩子们面前。


      “干嘛?!”男人凶巴巴地问道。


      “Tr……trick or treat?”领头的男孩子早没了刚才的气势,吓得结结巴巴地问道。


      “这儿没有糖果!”男人刚要关门,他的妻子抱着一袋糖果从身后挤了出来。


      “别这样,亲爱的!”女人小声说道。


      男人看着妻子抱得一大袋糖果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最后气呼呼地转身回了屋。


      孩子们一一从和善的女主人手里领过糖果,突然,屋内传出一个小孩子的喊声,


     “妈妈,妈妈,是谁呀?”


      小孩子似乎在往门廊这边走,门内传出刚才那个男人的吼叫:


     “梅苏特!你眼睛看不见,别瞎跑!!”


      但是小孩子并没有听爸爸的话,依然伸着手,摸索着往门廊走。


      女主人焦急地喊道,


      “别过来梅苏特!小心绊倒!”话刚一落地,就听到门廊里传出“啊”的一声,女主人赶紧放下手中的糖果去扶儿子。


       门口的孩子们好奇地向这边张望,一个大眼睛瘦小得如同火柴棍一样的男孩儿偎在女主人怀里。


      “Mes,我不是说过别过来嘛!等你熟悉了家里的位置再一个人走。”女主人心疼地责备道。


      “对不起,妈妈……”男孩眼泪汪汪地向妈妈道着歉,但奇怪的是他的眼睛并没有看着自己的妈妈


       孩子们站在门口有点不知所措。这时,人群里一个戴着足球帽,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站了出来,走到这对母子的身边,


      “太太,您为什么不让梅苏特跟我们一起去要糖果呢?”


       女主人有点难为情:


      “他……他行动不太方便。”


      “我可以照顾梅苏特!”小男孩上前握了握女主人儿子的手,“你好,我叫萨米!”


       “我叫梅苏特 厄齐尔。”男孩小声地回答,接着试探着问母亲,“妈妈,我可以出去吗?让我出去吧!”母亲纠结地望着儿子,一方面很担心儿子的安全,一方面又心疼儿子那颗向往外界的小小心灵,他已经很久没跟别的孩子一起玩儿过了。


       “放心吧,太太,我会一直拉着他的手的。”叫做萨米的小男孩再一次认真地向女主人承诺,圆鼓鼓的小脸透露出一股坚定的神情。


      女主人望着这个叫做萨米的小男孩,他看起来跟梅苏特差不多大,但是却健康强壮了许多,圆圆的眼睛闪闪发亮。她多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这样。终于下她定了决心,把儿子的小手交到小男孩的手里,


      “好吧,萨米,那梅苏特就拜托你了。”然后女主人转身对儿子说,“Mes,我去给你拿外套,记得别太晚回来。”儿子用力地点了点头。


      当厄齐尔太太从卧室取回儿子的外套时,他发现那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竟然还紧紧地拉着儿子的手,突然间她觉得十分踏实,这个小男孩一定能把她的宝贝儿平安带回来的。


 


      孩子们从11号出来又继续向前进发。萨米和梅苏特走在最后,一路上小萨米都不停地提醒着小伙伴“前边路不平,往这边儿走梅苏特”或是“这儿有台阶,小心,梅苏特!”队伍里的一个小女孩忍不住问她的姐姐:“莱娜,梅苏特是个瞎子吗?”“小声点,曼蒂!”金发的小女孩呵斥着妹妹。敏感地小梅苏特立即停了下来,问他的小伙伴,


“萨米,什么是瞎子?”


“瞎子就是……就是……噢!就是眼睛很大的意思!”七岁的萨米赫迪拉撒了人生第一个谎。后来当他哭着跟妈妈坦白这件事时,妈妈竟然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吻。


 梅苏特并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有多大,也并不知道别人的眼睛有多大,但是以前妈妈带他出去的时候似乎听到过有人跟妈妈感叹“天哪,您孩子的眼睛真大啊!”但随后他们又会惋惜地加一句“真是太可惜了!”


当孩子们陆续返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厄齐尔太太站在自家的台阶前焦急地望着儿子离开的方向,终于看到黑暗中两个小小的身影手拉着手往这边走来。她赶忙跑过去迎接自己的儿子。儿子的小脸冻得通红,看上去却很开心。


“妈妈,妈妈,我要来了好多糖果呢~”小梅苏特摇晃着沉甸甸地小篮子兴奋地向妈妈汇报着,厄齐尔太太眼中顿时泛出泪光,她用力吻了吻儿子的脸颊,“你真棒,Mes!”


转脸去看儿子的小伙伴,却惊奇地发现小男孩的篮子里空空如也。厄齐尔太太顿时明白了什么,她把手温柔地放在小萨米的肩膀上,感激地说道


“谢谢你,萨米。”


“不客气,太太。”小男孩咧嘴笑呵呵地答道。


“妈妈,我可以邀请萨米明天到家里来玩儿吗?”


“当然可以了,Mes。”厄齐尔太太再次亲吻了儿子的脸颊,“Mes,你先回去,妈妈去送萨米好吗?”


 梅苏特听话地点了点头。


 


“萨米,你家住几号?”当厄齐尔太太把儿子送回屋安顿好后,便拉着萨米赫迪拉的手往小男孩的家走去。


“6号,太太。”小男孩声音洪亮地答道。


“那很近呀,以后你能常来陪陪梅苏特吗?他很需要朋友……”


男孩儿仰脸望了望厄齐尔夫人,这位太太看起来比自己的妈妈年纪要轻,但是脸上却总带着忧伤的表情,


“我会的,太太!”他说话的语气像个小战士。


厄齐尔夫人愣了愣,她俯下身,望着这个小小年纪说起话来像大人一样的小男孩。他那琥珀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像夜空中闪烁的星星,和自己儿子那空洞的眼神完全不同,厄齐尔夫人弯腰吻了吻小男孩的额头,


“谢谢你,萨米,你真是个小天使。”


 


第二天,厄齐尔一家刚吃过早饭就听到有人摁门铃。厄齐尔夫人打开门,一个硕大的箱子出现自己眼前,接着,萨米赫迪拉的小脸从箱子后头探了出来:


“太太,我来找梅苏特玩儿。”


厄齐尔夫人笑着摸了摸萨米的头,心想这孩子一定是把自己家里的玩具全搬过来了……


 


“梅苏特,这个是火车,这个是棒球手套,这个是大黄蜂,这个是足球……”萨米赫迪拉把自己的宝贝一股脑儿地塞给自己的小伙伴,梅苏特挨个地抚摸着这些东西,充满了好奇。虽然他也有玩具,但是它们摸起来都是软软的,毛绒绒的,和萨米带来的完全不一样。【厄齐尔夫人怕梅苏特因为看不到而伤到自己,所以只给梅苏特买了比较安全的毛绒玩具】他第一次知道铁皮火车是长长的,有很多节,第一次摆弄变形金刚,第一次把手塞进大大的棒球手套,最让他感到惊奇的是足球,这个东西摸起来圆圆的,萨米说这个是用来踢的,可是他试了几次都踢不到,后来萨米拉着他的手,把球放在他的脚附近,他才勉强踢到了一次。梅苏特的房间里除了毛绒玩具就是四处散放着的故事书,虽然他看不见,但是厄齐尔夫人会给他念里边的故事。萨米赫迪拉随意抓起地板上的一本书问厄齐尔:


“梅苏特,你最喜欢哪个故事?”


“我最喜欢《睡美人》!”梅苏特一脸天真地说,“妈妈说我就像睡美人一样被施了魔法,所以我的周围都是黑暗的,直到我遇到一个可以给我解除魔法的人,我才可以看见天空,看见彩虹,看见花朵和小草”


 七岁的萨米赫迪拉呆呆地望着六岁的梅苏特厄齐尔,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他用胖乎乎的小手抱住了厄齐尔的头,亲了亲厄齐尔的眼睛,


“你会遇到的,梅苏特。”


 


十六岁,十七岁


     “萨米,莱娜家晚上有聚会,去不去?”黑皮肤的男孩勾住足球队长的脖子。


     “不了,热罗姆,我还有事。”足球队长边用毛巾擦着头发,边摇着头。


     黑皮肤的男孩耸了耸肩,


     “好吧,随你便!”


     


     夏日午后的阳光从椴树叶的缝隙中倾泻下来,斑斑点点,如同散落的金箔。微风拂动着树叶,发出波涛般的声音,树下坐着的少年却充耳不闻,原本他的敏锐听力是很善于捕捉这些的,然而此时他似乎被什么东西困惑住了,神情迷惘,手中的盲文书被风吹飞了几页他都全然不知。


     “Mes!”


     恶作剧似的惊吓让少年回过神来,清新的沐浴露芳香包裹着阳光的味道扑面而来。他太熟悉这味道了,像是夏日的海浪,干净舒服爽朗。


“今天怎么这么早?”


足球队长也坐了下来,随手揪起一根草叶,嚼在嘴里,


“安切洛蒂那老头说今天要去察看比赛场地,就提早结束训练了。”


 梅苏特顿了一会儿说道:


“萨米,老师说我写的东西太空洞,浮于表面。”


“别听他说的,我觉得你写得特别好。”萨米赫迪拉完全是由衷而言的,他一直很佩服梅苏特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小时候梅苏特就经常讲那些他自己编出来的故事给萨米听,萨米也总是听得津津有味。他觉得梅苏特一定会成为一个很棒的作家,如果不是因为失明造成的种种困难或许梅苏特现在就有已经出版小说了。


“萨米……”


“嗯?”


“你接过吻吗?接吻是什么感觉?”


“Mes……”萨米赫迪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接吻,他当然接过,学校里高大帅气的足球队长,有的是女孩子投怀送抱,可是他并没有体会到书里的所描绘的那种感觉,似乎总缺了点什么。


“萨米,说呀!”梅苏特的睫毛在微风中簌簌发抖,像蝴蝶扇动的羽翼,睫羽下乌黑沉静的眼睛卷动起黑色的漩涡,仿佛平日里幽静的山谷突然被飞鸟打破了沉寂,他的脸上写满了焦虑,他想知道那些书本里描写的动人心魄的情节究竟是确有其事还是作家们的恣意妄言,他急切地等待着萨米给他一个答案。然而,萨米半天没有说话,就在他想要再次催促萨米时,他的下唇叶却突然被温热的东西包裹住了。那是萨米的唇瓣。像被闪电击中一般,梅苏特僵在了那里。当萨米的唇从他的下唇叶过度到上唇叶时,他已经不可抑制的发起抖来。


 萨米轻轻吸啜着梅苏特的上唇,短暂地分开后观察了一下梅苏特的表情,似乎并没有特别抵触,他能看到面色白皙的少年脸上泛起的红晕,眼睛似乎蒙上了薄薄的雨雾,还有那颤抖着的淡粉色的薄唇,这是梅苏特的初吻,他要给他所有的温柔。萨米赫迪拉闭上眼睛再次覆了上那如蔷薇花一样绽放的唇瓣,他用舌尖轻轻撬开梅苏特的齿关,试探着向里延伸,梅苏特被他舌尖扫过的一瞬间,从脊髓蔓延的战栗感传遍全身,他终于知道书本里所言非虚。当萨米开始逗弄他的舌头时,他也慢慢学着回应,最初很青涩,渐渐就学会了享受这种缠绵的甜蜜。当他们终于耐不住窒息感带来的压迫而依依不舍地分开时,梅苏特的唇齿间已经满是青草的气息……


    阳光下,梅苏特的眼角倏然滑下两滴眼泪,他隐约中好像看到了一束光。这是十多年黑暗岁月里第一次有光冲破黑暗照进他的生命,也许真的是上天的恩赐,他真的找到了给他解开魔法的那个人,即便他的眼睛依然看不见,但他的内心里已如天堂般明亮。


“Mes,你哭了?”


梅苏特笑了笑,把头放在萨米的肩膀,双手环在萨米的腰间,


“萨米,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会魔法?”


萨米吻了吻梅苏特的头发,把怀里单薄的少年搂得更紧些。


十六岁的梅苏特有了第一个吻,十七岁的赫迪拉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吻过别人。


 


二十六岁,二十七岁


      


  ”This is Halloween, this is Halloween


  Halloween! Halloween! Halloween! Halloween!


Halloween! Halloween!~“


萨米并没有脱掉外衣,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的南瓜灯样式的糖果盒。他用一只手打开糖果盒,里面有几块梅苏特的喜欢的糖果,梅苏特笑着剥开一粒咬在齿间,露出一半,萨米迎上去咬住另一半。糖果甜腻的味道在两人齿间飘荡。当一个漫长的吻结束后,萨米扳过梅苏特的肩膀,再次把糖果盒举到梅苏特面前,表情神秘地说道:


“还有更好的treat.”


梅苏特伸手去摸里面的东西,眼睛却盯着萨米,嘴角勾起挑逗式的笑意,当他从糖果中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时,笑意霎那间化为了惊讶和激动。那是一枚戒指,一枚求婚戒指。


萨米赫迪拉拿过戒指单膝跪地:


“梅苏特厄齐尔,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梅苏特望着20年前那个牵着他手带他去要糖果的男孩,泪流满面。但是随即他擦了擦眼泪,扭过脸去不高兴地说:


“不愿意!为什么四年前我向你求婚时你不答应?是不是如果我手术失败了你就不会跟我结婚了?”


“不,Mes,无论你能不能复明,我都会照顾你一辈子。但是,我希望你确定,在你能够看见这个世界,不再依赖我、需要我的时候,你依然爱我,依然想和我共度余生。”


梅苏特望着萨米琥珀色温柔如水的眼睛,再一次泪流满面。在他手术之前他曾无数次幻想过萨米是什么样的,他抚摸过他的脸颊,知道他的轮廓很硬朗,眉毛很浓,鼻梁挺阔,有着痒人的胡茬,当他拥抱他的时候,他知道那个人肩膀很宽阔,至少比自己宽出两个拳头,他也知道那个人比自己高出半头多,因为他稍弯一下腰就恰好贴在他的胸口听见他的心跳。他们做爱的时候他能摸到萨米紧致坚硬的肌肉,他猜想萨米身材一定很好。可是他唯独想象不出萨米的眼睛是什么样,这么好地人会有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呢?


当klose医生帮他解开缠在他眼睛上的纱布,当世界由模糊到清晰时,他看到了那双他日思夜想的眼睛。那温暖的琥珀色眼眸,如水般温柔地眼神。是的,这样的人就应该有一双这样的眼睛,一双温柔到能把人融化掉的眼睛。


 


梅苏特低头吻上萨米,


“我愿意。”


 


(番外)


     梅苏特和萨米准备结婚后,在其他地方买了房子,当梅苏特去萨米家里帮忙收拾他的东西时翻到了一本老旧的日记,日记的第一页是一行歪歪扭扭的小字:


     1994年11月1日


     我长大后要赚很多很多的钱,然后找最好的医生,治好梅苏特的眼睛。


 


 

评论

热度(56)

  1. StacyTaylor米月半教练 转载了此文字
    好萌的
  2. 阿进_米月半教练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甜哭我了!当你看清这个世界,不再依赖我需要我,却还爱着我。QAQ这种从青葱年岁就相伴相依的模式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