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cyTaylor

爱破厂,爱拜仁。

maps

突如其来的脑洞文,队拟的设定是每个俱乐部都有这样一个职位,各个俱乐部们像常人一样的生化不过从事着特别的工作。把几个俱乐部写成女人也没啥黑的意思,只是潜意识觉得像。堆堆x阿森纳的cp,小圈子里自娱自乐也不打什么tag了。不喜右上角红叉,谢谢。目测会有错别字

   Arsenal其实是个姑娘,和其他俱乐部不太一样,比如说,Chelsea是个有点嘻哈气息但是又很严肃的年轻人,MU是个严肃而正经的可能有点帅的英格兰帅哥。当然也有像她一样的,比如说MC就是个曼妙女子,在比如说死对头Tottenham,是个十分干练的职业女性。尽管他们的前任,或者前任的前任可能和他们完全不同,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有在这个岗位上慢慢成长,老去。

阿森纳喜欢在输球以后一个人静静地跑到已经清场的酋长球场里面,找到最高处的座位坐着,看伦敦的星空一点点变成夕阳,然后,回家睡觉。

主场输给奥林匹亚科斯也不例外,阿森纳已经换下来刚刚参见比赛时的所谓正装,白衬衫黑色长裙搭上红色的恨天高 。妆容完美,笑容可掬。现在的她就像一个普通的球迷,球衣牛仔裤,搭上一双匡威,金发散在肩上,不施粉黛。

Arsenal看夜景看了很久,不知怎么的就有点鼻子发酸,直到一罐可乐落入她的怀里她才发现队里那个大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自己旁边。坦白说,他们平时不太说话,Arsenal的德语水平一般,Ozil的英语水平更一般。

良久,除了拉开拉环喝可乐都没有任何声音。“难过?”最终还是Ozil先开了口。Arsenal点点头,又摇摇头,带着一种她自己也说不清什么情绪的感情,又灌了两口可乐。

这不是心疼,比如说几天前对Chelsea之后她对着Chelsea严词厉色地说管好你的球员别让他们作出格的事儿。也不是懊悔,比如那年她曾经差一步就到达欧洲之巅,最后她却站在Wenger身后沉默良久。一种抱歉?一种不舍?一种不甘?觉得对不起那个陪伴她将近二十年的老人,觉得自己就这样输了显得无可奈何?她说不清,或许泪水是最好的解释,但她不能哭。流血流汗不流泪。管你他妈是谁,都他妈不许哭——Arsenal还记得当年前任退休时,一本正经的教给她这句话。

    风渐起,Ozil脱下夹克盖在Arsenal身上,握住她的手腕轻轻摩挲——那上面有个纹身,Arsenal的花体和一些花纹,构成了一个手镯一样的纹身。“I am always here.”Ozil生硬的英语还是逗得她想笑,可是她真的笑不出来。两年前,那个老人把他带到酋长球场,他过大的眼睛里总是弥漫着一层雾,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实想法。Arsenal控制不住自己看到他就忍不住想要笑的想法,MC开玩笑地说你们这叫一见钟情。Arsenal回了一句是啊你和United青梅竹马。

“你还会回到伯纳乌吗?”Arsenal找了很久,选了一个最糟糕的开场白。她一直觉得只有Real那种风情万种的女人才是Ozil的最爱,不信你看他的历任女友,基本上都是一个模子。

“I am a gunner.”他轻轻地说,一如两年前。Arsenal笑笑,把玩着手里的拉环。看了看夜空中的繁星点点,伸出手反握住了他的手,冰凉却又温暖。

他们谁都说不清这是什么,爱情?Arsenal有限的人生观里爱情应该像MC和MU那样轰轰烈烈。但是,他们就是喜欢这种彼此间或许可以称得上是长情的陪伴。

Ozil很自然地抱住Arsenal,她也顺势把头放在他肩上。夜空中不知名的曲调,是夜莺对于阳光的向往,也是他们最美好的希翼。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