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cyTaylor

爱破厂,爱拜仁。

sugar【上】

仍旧是厂拟,感觉这次会很长...前面都是废话和铺垫...答应我你们不能不爱我,要看完


背景是德法友谊赛。


        法兰西球场的风景和Arsenal平日所在的酋长球场截然不同,Arsenal也乐得享受在包厢里舒舒服服地观赏一场比赛,看着平日里自己的队员们为国征战,也是一件值得享受事。尤其是旁边还坐着Mesut和Per,Arsenal觉得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德国人的脸色不太好,Arsenal倒是乐得看自己的当家前锋洞开德国门神的五指关,但终究是一场友谊赛,还算精彩,也就无所谓了。

           直到两声巨响,Arsenal吓得手一抖撒了半杯咖啡。Per和Mesut两人疑惑的对视,“我出去问问,Mes,你和Arsenal在这儿待着。”两个人点点头。Mertesacker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爆炸。”他轻轻地说。“Loew说咱们一会儿去球队更衣室,和他们一起走。恐怕是恐怖袭击。”

           “那Olivier和Laurent他们呢?”Arsenal第一时间想到了自己的队员。

          “外面有点乱,终场的时候我们可以陪你去看看。”Per轻轻地叹口气。Ozil从始至终一言不发,垂着眼帘不说一句话。本来精彩的比赛变得索然无味,包厢里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息,Arsenal反复刷着手机,也没看到什么消息。球迷们还都高唱着马赛曲,没有人预料到这件事有多可怕。

         他们几乎是捱到了比赛结束,中场的时候也没敢出包厢,Arsenal拎着包就要去找法国队员,Mertesacker拉住了她说,“你现在不能乱跑,先和我们去球队更衣室,法国队可能会很快离开,如果你去扑了个空会更麻烦。”广播里的女声听起来没那么紧张,可是大批拥入球场的球迷和市民却隐隐透着不安。

          他们在过道里遇到了法国队队友们,大家一起在看新闻,有关爆炸的报道。其实这个时候早就用不到电视,法兰西球场传来的阵阵交火声和人们尖叫哭泣的声音足够说明一切了。一米九零的Giroud十分好找,Arsenal几乎是扑了过去,Giroud给了自家俱乐部一个友好的拥抱。“我们都没事儿。”Giroud笑笑,转而面向Ozil,“德国队今晚恐怕要在更衣室里过夜了,不敢让你们坐大巴走,现在外面太乱。我们也不走了,在这儿陪你们,这个时候也不分什么了。更何况咱们可还是俱乐部队友。”Giroud带上了习惯性的wink,让人在紧张中,稍稍喘了口气。

          Arsenal在更衣室里见到了Loew和Deschamps她礼貌的和这位两位国家队主教练握手,“Arsenal.”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尽管她心里挺紧张的,毕竟谁也都是第一次遇到恐怖袭击这种事儿。她还见到了Lukas,再见故人的喜悦和生死交织在一起,有点复杂,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说不上寒暄的寒暄之后大家三三两两的靠坐在一起。Arsenal坐在中间,左边是Giroud,右边是Mesut,Mesut右边是他的国家队队友,Sami Khedira.几个人倚在更衣室的角落里,一言不发,将近五十个人的更衣室,却安静的可怕。

       “给你们的家人报个平安吧。”德国队的领队比埃尔霍夫不知从哪冒出来说了这么一句,大家都拿出手机拨号,操着不同口音的德语法语给家里人报平安。那边法国队的小个子格里兹曼眼眶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什么。Arsenal拿起手机拨通了Wenger的电话。“Arsene.”她本来想好的措辞和沉静一开口却都变了调,像是第一次离开家的孩子给父亲打电话那样,无助却故作坚强。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