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cyTaylor

爱破厂,爱拜仁。

slipped away

大概是会考前最后一次更新了...感谢阿霜姑娘的配图!❤❤❤❤❤❤手机没法艾特啦qaq这次试着打一次tag,不约不谈不撕不收快递没有水表和WiFi!

          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昏沉沉的,傍晚的太阳染的红天空却染不红时光,伦敦到曼彻斯特的列车上,ozil看着靠着他肩膀熟睡的Arsenal,咖啡色的围巾和她的金发杂在一起——她昨天说赛季结束了终于可以去染个头发了,要棕色的,罗西基那种发色。

         最后一个主场了,无论好坏,又是一年,辗转二十年,最后这里,只剩下了Arsenal和Arsene。Arsenal摇摇头,继续有条不紊地应付着记者们乱七八糟的问题,“Arsenal小姐的快递!”旁边的工作人员递给她一个盒子,Arsenal心里骂了一句这是谁这么有病,这个时间给我寄东西,骂声未落,手机铃就响了起来,是来自大洋彼岸的德国人。
       她歪着头夹着手机,一只手抱着快递盒子,另一只手签了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确认文件,“有话快说,拜仁先生。我半个小时候就要进场了。”Arsenal没好气地操着伦敦腔的英语,连德语频道都懒得换。
      “我想...麻烦你件事...”对面的德国男人倒是不像平常,语气低沉而平稳,像是在宣布他马上就要娶哪个女人一样严肃认真。
      “快说,不然我挂了。”Arsenal翻个拜仁,看到快递的发件人一栏赫然写着巴伐利亚人乱七八糟的签名。
      “快递...寄给你的,是一套拜仁的新赛季的球衣,麻烦你帮忙,带给Basti...我是说,施魏因施泰格...亲手给他,里面还有一封信,和...一个队长袖标。”德国人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不知道是有意的停顿还是无意的哽咽。
      “好。我明后天会去曼彻斯特,我会帮你的。”Arsenal的突然觉得心里一紧,这才意识到,如果罗西基真的去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俱乐部,她又能托谁给他送一件R7的新赛季球衣?直到不知什么时候过来ozil在她肩上拍了一下,“Ars,去更衣室,Arsene找你。”

      夜晚的曼彻斯特,Arsenal拉着ozil站在门前与施魏因施泰格四目相对,ozil用德语说明来意后,施魏因施泰格把他们让进了屋子,端给了他们一人一杯热咖啡。看似不经意却又慌乱地差点划伤手指,打开快递盒子的那一瞬间,高大的德国男人眼圈红了。尽管知道了的里面是一套新赛季球衣,尽管知道那上面会有他的名字,尽管知道他现在是曼联的一员,可是那个队长袖标却让他没法再克制住自己的情绪,那是拜仁,那是他从一开始就爱着的家啊!谁他妈在乎我是不是曼联球员,施魏因施泰格握紧了手里的队长袖标再放开,颤抖着打开了那封信,从小到大好朋友的字体他在熟悉不过了。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I miss you,
I miss you so bad,
I don't forget you,
Oh it's so sad,
I hope you can hear me,
I remember it clearly,
The day you slipped away,
Was the day I found,
It won't be the same,
Oh,
Oh,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na,
I didn't get around to kiss you,
Goodbye on the hand,
I wish that I could see you again ,
I know that I can't,I hope you can hear me,
I remember it clearly,
The day you slipped away,
Was the day I found,
It won't be the same,
Oh,
Oh,
I've had my wake up,
Won't you wake up,
I keep asking why,
I can't take it,
It wasn't fake,
It happened you passed by,
Now you're gone,Now you're gone,
There you go,
There you go,
Somewhere I can't bring you back,
Now you're gone,
Now you're gone,
There you go,
There you go,
Somewhere you're not coming back,
The day you slipped away,
Was the day I found,
It won't be the same,
Oh ”
        只是一首歌词,那么简单,却又足够让人明白所有的一切。快一年了,巴斯蒂安几乎不敢去看有关和拜仁的一切,也从不联系拜仁,波涛汹涌的思念足够让他淹没在异乡的种种不如意之中了。ozil过去,轻轻地拍拍他国家队队长的肩,年长的男人却只是把脸埋进手里,身体颤抖着,夹杂着撕心裂肺却又微不可闻的哭泣。

        Arsenal故意拖到最后一个才和罗西基拥抱,她说,这样可以多抱一会儿。这不是她第一次穿R7球衣,却可能是最后一次。十年,罗西基来的早,自然清楚这一切的一切。那个刚来一线队的女孩儿笑的多么自然,罗西基为她和法布雷加斯所谓的“地下恋情”打过掩护,也曾经在她心力交瘁的时候倾尽全力来维护阿森纳的尊严。那么难的时候,都过来了,如今却终究要分别。
        舍得吗?
         “以后好好的啊。我又不是永远都不回来了。”罗西基揉揉女孩儿的头发,看着她微红的眼眶。“别哭了,待会儿赛后绕场,我家孩子还要和Arsenal姐姐合影呢。”带着哽咽的安慰,像是当年,罗西基说,为了一个法布雷加斯,不值得,我们Arsenal这么优秀,好男孩儿有的是。只是时光荏苒,转眼间,别离已在眼前。

       Arsenal看着施魏因施泰格,闭上了眼睛,没能忍住的眼泪滑落,她嘴唇翕动,默念着罗西基,阿尔特塔,弗拉米尼三个名字,直到再也忍不住。不知道她和施魏因施泰格是谁先哭出来,只是最后,两个人都嚎啕大哭的像是失去母亲的婴孩,ozil手足无措,只能抱抱Arsenal再去拍拍巴斯蒂安,做着于事无补的工作。

       他们在巴斯蒂安家借宿一晚,第二天一早乘火车回伦敦。一路静默,只有Arsenal肿的桃子一样的眼睛,带着笑意却不那么开心的,看着ozil缓缓开口“你为什么一定要跟我来曼彻斯特?你事情那么多,很累的。”
     “你德语不好,怎么和巴斯蒂安交流。”大眼睛男孩儿一脸正直,Arsenal点点头,一脸你说的有道理。
      良久,Arsenal抬头,“我记得,你们队长的英语很好啊?”
      回应她的是一个心虚的微笑和一个温暖的拥抱。

评论(10)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