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cyTaylor

爱破厂,爱拜仁。

Everything has changed【2】

本章主撸彪,顺便解释了一下这个文大概的设定...嗯看完你们就明白我要黑谁了_(:з)∠)_不约不谈不撕,不收快递,没有水表【。】

       审判者,是英格兰,不,全世界有颇有名气的黑帮组织。这个组织的人自认为是世界公平的裁判,背地里毒品走私的交易哪一样也没少了他们,甚至包括人口贩卖,光是在北伦敦警局挂号的案子 ,经由他们贩卖的女人就有几十个。那些本该是小公主的女孩子们,被他们转卖到异国,成为皮肉生意的牺牲品。这个组织更加耸人听闻的是他们对于对手,或者他们所称的“犯规者”的处理方式。他们会将碍事儿的对手或者是警察绑架,然后将一张黄色卡片寄送到对方手里,上面写明要求及赎金,以及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到了交赎金的时候,约定地点会有一个用特殊白色喷雾画出的白色圈圈,家属只要把钱放在那儿,受害者就会有一些可能回来。如果第一次失败,他们会寄来第二张黄色卡片。通常赎金和要求都要加倍。第三次就没有任何要求了,受害者家属会直接收到红色卡片和受害者身体的一部分,心脏,头颅,意味着绝无生还可能的部分。他们有时候也用来哨子,黄色卡片和红色卡片表示威胁。哨子的等级最轻,然后一级一级加重。阿森纳新来的警探,Granit Xhaka,就因为过于杰出而受到不少威胁,能从无数张红黄卡片中一次又一次全身而退,也是Wenger赏识他的原因之一。
       Giroud开着车,将近午夜的街道慢慢的安静下来。Ramsey坐在副驾驶上一言不发地望着窗外,怎么也无法想象这个男人在几个小时之前还强硬地站在Wenger面前要求立刻回来工作,两个人一副几乎快要吵起来的样子。Wenger当然不希望Ramsey再受伤,可是Bale已经生死未卜,再让Ramsey继续休假,对他来说,也许是更为痛苦的折磨。
       最终妥协的结果是让有着外科医生经验的法医奥斯皮纳帮Ramsey把纱布拆掉,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之后由Giroud开车载着Ramsey回家取配枪。Ramsey的性子,估计也是没有人拗得过他,Bale是个例外。几年前,斯托克警局的肖克罗斯被查出与黑帮关系密切,实施抓捕的时候Ramsey受了重伤。在那之后,他便不再专职外勤。而是在Bale的坚持下,更多的司职现场勘察。然而Ramsey的警探生涯造就了他极佳的枪法,也因此和警探Bale被称为威尔士警界双子星。
       Giroud看着Ramsey一个人走进屋子,他坐在车里,又从钱夹最里面的夹层里摸出那张不知道已经被他翻看了多少次的照片。照片的边角已经有些卷曲,Mathieu Debuchy离开的时候,几乎带走了他的一切,这张小小的半身照片是他要来了Debuchy的警官证剪了下来的。照片上的Mathieu笑的甜甜的,就算有着花臂和他有些过分张扬的耳钉还是看起来没什么威慑力。Debuchy走了后Giroud便蓄起胡子,同为法国人的Koscielny虽然也开开玩笑说Giroud这样有点法式忧郁。但是大家心里都有数,Giroud有多喜欢Debuchy,现在就有多难过。Debuchy走之后Giroud甚至都没有在公共场合喝过酒,他害怕自己不小心喝醉了。只有在Mertesacker和Koscielny的那个简单的订婚仪式上他才放肆地多喝了几杯,醉了酒的Olivier Giroud像个孩子,哽咽着一遍又一遍的念着Mathieu Debuchy的名字,蓝色的眼睛里全无半分醉意,只有刻骨铭心的思念。

话说大家有啥想黑的审判者,来提供名字啊_(:з)∠)_

评论(5)

热度(15)